首页资讯云计算算法,当前云计算现状

云计算算法,当前云计算现状

adminadmin时间2022-12-13 15:49:39分类资讯浏览38
导读:来源@视觉中国 文|新眼,作者|刘思璇,编辑|桑强明 与前两年相比,云计算的魔力正在衰竭。 近日,腾讯CSIG(云与智能产业事业群 和百度ACG(智能云事业群 相继有裁员消息。虽然官方的回应很“夸张”,但从目前两家公司的盈利情况来看,云计算是这波裁员的重灾区,很多机构都走上了整合资源、精简机构的道路。 与机构内部紧缩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各云计...

来源@视觉中国

文|新眼,作者|刘思璇,编辑|桑强明

与前两年相比,云计算的魔力正在衰竭。

近日,腾讯CSIG(云与智能产业事业群)和百度ACG(智能云事业群)相继有裁员消息。虽然官方的回应很“夸张”,但从目前两家公司的盈利情况来看,云计算是这波裁员的重灾区,很多机构都走上了整合资源、精简机构的道路。

与机构内部紧缩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各云计算厂商在价格战上大打出手,比如几年前闹得沸沸扬扬的“政务云1分/1元决胜位”、“总分包”、“硬件搭售”等。现在看来,这些动作真的是求胜心切。从市场来看,cloud属于To B的一个分支,较早使用To C游戏的弊端逐渐暴露。

和其他To B业务类似,钱和耐心是目前国内云计算行业最大的问题。低毛利、强竞争、高内耗,让云计算从战略重点变成了战术之争。随着“东算西算”的全面展开,云计算行业的玩家急需改变。

成云

阿里是国内最早涉足云计算业务的玩家之一。

2009年,阿里云计算操作系统“天妃”诞生。作为团队从0开始自主研发的IaaS产品,马云对“天妃”倾注了巨大的心血,并不惜以阿里金融为试验场,帮助阿里云升级进化。

当时互联网泡沫的教训还历历在目,云计算的新趋势在国内广受质疑。2012年深市IT峰会,说云计算是新瓶装旧酒,马说要到阿凡达时代才能普及。只有马云坚定乐观,把云计算视为生存的关键。

位置的背后是作为支撑的AWS的案例。以电商为主业,阿里和亚马逊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海量数据进出。电商要想保持优势地位,就必须在服务器上占据主动。亚马逊果断用Linux取代Sun,是为了降低成本,保持增长;面对年交易额超2000亿,单日浏览量近1亿,注册会员数千万,阿里肩上的服务器负担并不比亚马逊轻。

2009年,在AWS还没有画出亚马逊第二条增长曲线的时候,曾经预测过国内电商市场的马云就预言了云计算业务对于国内互联网经济的必要性。“每年向阿里云投资10亿元,持续10年。做不到就不能再说了。”有了这样的坚持,阿里云才没有步盛大云的后尘,等着它成为云计算3A(AWS、Azure、阿里云)之一,连续五个季度盈利。

2011年前后,国内云计算市场呈现百花齐放的局面。一开始持怀疑态度的腾讯和百度改变了之前的态度,三大运营商也跟着布局试水,将之前的2C个人网盘服务让位于2B云计算。与此同时,独立云计算企业开始网络化,如UCloud、七牛云、青云等。手握WPS的金山紧随其后,创立了金山云。刚刚成立三年的美团也推出了自己的MOS(美团云)。

虽然国内瞄准云计算的企业很多,但是各家公司提供的服务并没有明显的区别。开放云计算产业链,自下而上的业务共性降低,差异化定价能力增强。据IDC统计,国内企业普遍专注于底层业务,即提供基础设施。相比后两层,IaaS更加灵活、敏捷、通用,方便用户根据自身需求进行调整;从服务商的角度来说,也更规范,更容易管理。但也正因为如此,在安全性、稳定性等硬性指标都差不多的前提下,几家企业同质化的问题变得尤为明显,行业的趋势也逐渐从“比质量”向“比体积”转变。

2019年国内和abr云计算厂商收入分成

和其他行业一样,价格战已经成为争夺市场的第一方案。早在国内云计算厂商主动降价之前,几家国外头部玩家就已经陷入了价格之争。截至2020年5月,AWS共降价82次,微软早就表示云计算服务的价格“永远和AWS一样”。因此,当AWS、IBM、Azure在同一天宣布进入中国市场时,国内几家厂商立即以降价作为回应,担心这块肥肉被分销到海外,IaaS服务的毛利率将降低到15%左右。

如今,国内云计算市场早已成为红海。原本投在基础设施上的钱,每年都变成高折旧,严重拉低市场表现。然而,为了扩大份额,这些玩家不得不在价格战中继续流血。在腹背受敌的情况下,一些企业选择退出。

致雨

云计算市场,马太效应一次次应验,风很大,浪很小。

这是巨人队的比赛。2020年年中,美团云宣布停止向用户提供服务和支持。直到十几天后,这个消息才被业界注意到,可见其惨淡。与7年前服务开放当天所有云主机资源售罄形成强烈对比。一个明显的例子就是苏宁云因为没钱烧而消亡,同年关闭公有云服务。

关闭一家企业一直是努力工作的结果。随着头部厂商推动云计算进入2.0时代,公有云市场趋紧。根据IDC发布的《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19上半年)跟踪》,阿里、腾讯、AWS、中国电信、华为占据了国内IaaS PaaS市场的74%。美团和苏宁连前十都挤不进去。在这种情况下,放弃成了很多后来玩家的唯一选择。

2019年上半年中国公有云IaaS厂商市场份额(来源@IDC)

事实上,没有退出第二梯队的企业日子不好过。以金山云为例。2017年上半年,金山云在国内公有云IaaS份额对比中排名第三,仅次于阿里云和腾讯云。然而,到2021年,市场份额将剩下不到3%,之前辉煌的独立云计算厂商UCloud和青云也在亏损。

2021年第3季度公共云IaaS PaaS市场份额(来源@IDC)

在中小玩家一个个掉队的同时,第一梯队也在加速竞争,努力差异化,试图摆脱价格战的拖累。百度强调云计算和AI的融合,这一点在业务部门的设置上已经有所体现。2020年初,百度AI体系升级组织架构,将原AIG(AI技术平台体系)、TG(基础技术体系)、负责智能云业务的ACG整合为“百度人工智能体系”。事实上,相比用AI服务云计算,百度的出发点更接近于用云计算作为AI技术切入B端的切口。

云计算1.0占上风的阿里打出了“云钉整合”这张牌,从更早的服务互联网用户,渗透到传统行业,深化企业服务。目前,这一策略开始见效。2022财年第三季度报告中,钉钉制造应用数量同比增长300%,阿里云之所以能够深耕基础,是硬件自研给予的信心。

相比阿里和百度,腾讯更专注于自己一直擅长的生态,整合2B业务,打通云与产业。去年5月,腾讯CSIG迎来人事调整,唐道生(腾讯集团高级执行副总裁)出任CEO,邱(腾讯副总裁、腾讯云总裁)在原有职务之外出任,CSIG其他业务线负责人也迎来新的工作,分别担任智慧零售、安防、智慧交通、出行等业务总裁。就像企业微信、腾讯大会、小程序等SaaS产品的定位一样,腾讯更愿意让云计算扮演连接器的角色,实现B端协同。

细,深,宽,蝙蝠有自己独特的招数,试图恢复

逆温

,虽然业务布局有所规划和调整,真金白银也有所浪费,但目前只有阿里云盈利,这与国内云计算行业整体停留在IaaS层面有很大关系。IDC数据显示,去年SaaS业务占全球公有云服务收入的63.6%,而国内SaaS服务仅占收入的28.2%。

云计算厂商当然知道哪种业务更有利可图,但能力有限,他们选择将SaaS服务推给合作伙伴。以阿里云为例。2019年明确提出“我自己不做SaaS,让合作伙伴做更好的SaaS”。2021年,任还在华为内部社区重申了华为云“黑土地”的定位,“让更多的SaaS应用在我们的云平台上生长”。

同样,制造商在公共云和私有云之间进行选择。

简单来说,公有云就像是一个存管业务,而私有云则是你自己家搭建的一个小金库。从安全性的角度来说,后者当然更胜一筹,但是在设计和维护阶段也需要更多的资金和人力投入,所以大部分云计算厂商都把重点放在公有云上。华为试图专注于私有云,每个客户做一个单独的项目。导致人力成本居高不下,直接抬高了边际成本。最后,它不得不妥协,弱化了对私有云的关注。

但从用户的角度来看,市场需要更多个性化、定制化的服务。无论是公有云还是私有云,私有化部署更适合中国产业升级的现状。互联网行业普遍上云后,剩下的传统行业需要全栈、一体化的云计算服务来连接云和端。

随着中小厂商的兼并退出,国内云计算市场正在出清。在产业升级的国家战略下,云计算作为转型的基础,有无数的故事可以讲。

各大厂商也在积极调整。混合云、中性云等新热点的兴起,也显示了供给侧向市场需求靠拢的努力。谁能率先平衡成本和私有化,谁就破茧成蝶。在国内云计算业务落地10年后的今天,我们可以认为行业正在经历某种意义上的倒挂:正在经历寒冬,也在孕育春天。

提供国内外云服务器云服务器主机推荐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作者已申请原创保护,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侵权必究!授权事宜、对本内容有异议或投诉,敬请联系网站管理员,我们将尽快回复您,谢谢合作!

业务市场云计算厂商
西山居出品的游戏,云玩家 云米售后有保障吗,电信云综合维护

未登录用户 回复需填写必要信息